追梦在苏果

文/ 陆悦 【苏果武汉雄楚大道金地一号店】     

我看到无数关于梦想的故事,有荧幕上的,有书籍上的,有自己的,也有别人的。可能是厌倦过于雷同的梦想,所以在追梦的年龄,我努力让自己不去随波逐流。大学毕业进入苏果也有一年多了,于是开始清点,数着倒像发丝,越是细看越是多。

 

每一个苏果生鲜人的夏日,都是伴着日出开始忙碌的一天。雄楚大道的日出在东头的金地广场那边,恍惚的阳光穿插在中心城的一幢幢楼房间,霓虹灯般地闪烁着,映照着上早班的我,可能那个才是最接近现实的梦想,不需言语,不带偏激,不含杂质,用沉默却足以影响整个世界的朝阳来唤醒人心中最正能量的那面。偶尔淅淅沥沥的雨滴则是调节剂,一面抚慰着疲惫的太阳,一面给世人带来冷静的警示。随后经过熟悉的员工通道,久了也习惯了的那几个人,有值过夜的防损,还有自己朝夕相伴的同事们,我会对他们笑,他们也会回以微笑。然而我在那些笑里面每天都能读到不一样的东西,有未来的希望,有生活的惊喜,有工作的喜悦,也有疲倦的敷衍和苦笑的无奈。但是没关系,因为这就是人生,并非幻想泡沫臆构的世界,有的是五味杂陈和雅俗共赏。

 

小时候听说过很多关于午夜的恐怖故事,现在因为工作或是不良习惯接触午夜久了后倒也觉得没什么,那是关于人信仰的一种束缚,因为我们都有着各自的信仰。信仰没有区间,没有时限,它是存在人类本能和后天学习之间的一种原始情愫,以所见所闻为养料,以所感为主观表现形式,试图在索求的空间证明自己的存在。我在苏果的信仰扎根在生鲜的一砖一瓦中。它在熟食的调味料里面,众多天南地北的元素混合构建出一个美味的架构,如同Photoshop为食材调色增鲜;它在后仓的疾冻库里面,封存待用的食材,用坚硬的冰展示自己为新的挑战蓄势待发的决心;它在面点热腾腾的蒸笼里面,雾气缭绕不是凸显浮华的神秘莫测,而是单纯质朴催熟食物的氤氲;它在滚烫的油锅里面,用生命的璀璨迸发艳阳般的金黄色,淬炼蜕变后诠释浴火重生的美丽。所以这些满含正能量的信仰扶持、滋润着我,以时间为媒介根生蒂固,以岁月为舞台绚烂夺目。

 

我常常为梦想编织蓝图,突然有一天,蓝图有很多了,不经意间凑成了一本书,于是我贴上扉页,带上信仰,飞向远方。

分享到: